我们培养和差遣门徒去往当地至世界的尽头,在那些基督的名不为人所知或被禁止的地方,让他们能与彼此共同的生活,宣讲福音.

shane-rounce-603408-unsplash.jpg
 

UNION 是一个位于谢菲尔德,由本地教会会众之家(The Crowded House)建立的教会植堂,启动于2018年5月。我们热衷于向那些少有机会听到基督的人传讲福音。我们特别想向那些由于宗教或文化原因而对福音不感兴趣的人作见证。正是为了这些人以及他们的家人、社群,UNION 才存在着。我们深信基督是“世界的救主”(约翰福音 4:42),所以我们希望看到基督“领受赞颂和荣耀”(启示录 4:11),让目前远离他的人,能够在他身上找到真正的救恩。

我们相信神用我们的生活来赞美基督,并使得旁人对我们的不同感到疑问(彼得前书 2:12)。因此,我们教会分为了不同的小组,这些由信徒们组成敬拜小组,把生命交付给彼此,为特定的邻人和社区传播着福音。目前,我们在Firth Park,Upperthorpe 和 Abbeydale 地区有敬拜小组,以及为国际学生服务的敬拜小组。

如同耶和华给予基督慷慨,亲切的欢迎一样(约翰 14:23),我们也准备好开放我们的生活欢迎你们。我们教会的大门就是我们每个敬拜小组家庭的前门。如果你想要了解我们,想要了解我们的神,最好的方式就是和我们一起坐在家里,一起吃饭,一起聊天。

我们希望UNION是能够让你感觉像家的地方。

核心价值


下面的这些价值组成了我们教会的文化。

 

GOSPEL CENTRED

我们相信圣经是神赐予的可靠的、有权柄的、真实的话语。我们希望用生命和与彼此共同的生活来彰显耶稣的救赎。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致力于在生活中践行福音的意旨,用福音彼此牧养与相互勉励,与不信的人分享福音。更确切的说,我们认为每个基督徒都是传教士,并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践行着福音。在教会里,领导通过教导圣经和做榜样,创造一种文化。在这种文化中,信徒们都能够通过传播福音得到成长并使耶稣得荣耀。平日里,热情而被神祝福的教会成员们组织着各式的活动,这些活动都是围绕着一个宗旨组织的,那就是要传播福音以及创造使福音被传播机会。由于福音高于个人的舒适、爱好、安全感与任何的传统,我们群众之间凭爱心说话,坚持真理,勇于挑战,彼此勉励成为乐于奉献牺牲、甘愿侍奉他人、勇于面对风险又灵巧的信徒。



COMMUNITY BASED

圣经告诉我们,“在基督里同心合意”是首要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致力于在共同生活的背景下传播福音。当我们与人建立友谊并分享福音时,我们希望的其实是将他们介绍给基督徒的大家庭。我们希望我们的家能体现出我们教会的精神,因此我们分享我们的生活,互相关心,互相学习,追求和平。又因为教会是一个家庭,所以我们希望在做出重大决定时,彼此都能参与其中,并考虑我们的决定对彼此带来的影响。作为受神恩典的团体,我们致力于欢迎落魄的人,并使非信徒能够进入教会。我们想要提供一种归属感,在这种归属感中,人们可以打开心扉,谈论生活。

MISSION FOCUSED

我们承诺通过福音宣言和身体力行来祝福我们的邻居。我们在庆祝当地文化多样性的同时,也认识到福音更新的必要性。我们鼓励彼此透过工作场所、商业活动、社区活动、政府及艺术工作来荣耀神并服务他人。我们将为做一个具有慷慨并灵活的社区网络而共同努力,在更广泛的教堂种植运动中与他人合作,让我们的城市和国家充满光明。认识到神是主要的使者和指挥者,我们认为祷告是一个重要的宣教活动。因此,为社区祈祷将是我们的一项常规,也是对人们需要听到福音的回应。



adult-boy-child-325521.jpg

教会领袖


Samuel+Bio+-+Edit.jpg

塞缪尔

UNION的牧师

塞缪尔是UNION的牧师。自2001年以来,他和妻子菲奥娜一直是谢菲尔德会众之家教会(TCH)的成员。他们有两个年幼的女儿:贝琪和桃乐丝。他们活跃地为中东人服务,并在库尔德斯坦(伊拉克北部)生活、留下过美好的回忆。在过去的两年中,萨缪尔一直在谢菲尔德会众之家教会担任职员和长老。在此之前,他曾在中学和高等教育中从事教学工作。撒母耳是Acts 29评估的教会植堂建立者。可以说,他最大的成就是将“kebbabing”一词引入教会。

 
Charlie+Bio+-+Edit.jpg

查理

长老

查理是UNION的元老。他和艾米丽结婚并有三个孩子;弗洛伦斯,亨利和弗雷迪。查理和艾米丽自从2007年第一次在库尔德斯坦的公路旅行时认识了塞缪尔和菲奥娜后,就一直和他们保持着亲密的伙伴关系。在库尔德斯坦生活了两年之后,他们在2012年加入了谢菲尔德的会众之家。查理曾接受十字岛神学院(Crosslands)的训练,因此他更加欣赏上帝在教堂里的喜悦。查理现在在中学兼职教数学。当他有时间和体能的时候,他喜欢去爬苏格兰的山,不过现在他更满足于被他的孩子们爬上肩膀。